香蕉app宅男神器版下载

() 从一开始林天赐就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一样的活,毕竟他上辈子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也曾经幻象过如果有一天自己的亲爹亲妈找来会是什么画面。

——结果并不怎么和谐。

从没见过面的亲爹突然有了消息,还派了个陌生人过来说要一起走,怎么想都是很难办的事情。

结果佩特拉不仅接受了,甚至还答应了……

不过有关于亲爹的事儿,显然不如她手里那块石板来的重要。

这个大大咧咧的姑娘好一通翻箱倒柜,终于招出拓印用的纸墨,随后小心翼翼,一点点将字迹拓印下来。

接着她又拿起放大镜,一个字符一个字符的仔细辨认过去,口中还念念有词。

折腾了好一会儿,佩特拉突然跳起来:

“没错!我就说我的研究是对的!”

她抓着林小哥儿的肩膀,一点都没拿他当外人似的大声道:

“这是来自艾德拉斯忒亚帝国的遗物,它上面是一段祈祷诗,当时的欧格马的神力并未扩张到这里,人们的信仰主要是祖灵和自然信仰,这里有一段‘先给伟大的山神,以我身作为祭品’,它证明了距今至少五千至三千年前的祭祀仪式依旧是以活人祭祀,而且是以牧师作为祭品!”

林小哥儿被她说的一脸懵逼,什么艾德拉斯忒亚帝国,什么活人祭祀,什么就五千三千年了。

美丽的蕾丝情结

但佩特拉丝毫不觉,她说完就转身拎起一个帆布包,往里面塞东西,像什么书啊,铲子绳子,以及一些看不懂有什么用的乱七八糟的工具。

“我得去挖掘现场一趟,这种重大的发现必须有专业人士在场,免得挖掘工破坏了珍贵的记录。”

一边说着,一边非常麻利的往包里装东西,随后一把推开在门附近的林天赐,顺便也推开门。

这让门外一大帮偷听的年轻学生差点摔个跟头,而佩特拉像是早就知道他们在偷听一样,一点也不意外:

“你们帮我去跟主任说一声,我需要请个长假,挖掘现场出货了!”

那神情,就像是常年的非洲提督突然偷渡一样。

“这么说我的论文不用交了?”

“不,仙蒂小姐,如果你的论文不交上来是不能毕业的。现在所有人都动作快点,快点!”

风风火火的赶走学生,佩特拉反身回来又开始往包里塞东西。

林天赐不得不插嘴道:

“佩特拉小姐,我刚刚说的话你忘了吗?你现在可是被邪修盯上了,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找上你,但你现在的处境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盯着我的人多了,不碍事,对了。”

她转过身,看向林小哥儿:

“既然我爸让你来找我,应该实力很强吧。”

同辈修士之中天下第一,算不算强?

当然,这么说就有些自吹自擂了。

“还算不错。”

“那就行了,你受累当一段时间我的保镖,这可是世纪大发现,如果我不能参与会后悔一辈子的,再说应该不会花太长时间……我的指南针呢!”

说到一半又开始翻箱倒柜了。

林小哥儿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果然没那么顺利啊。

感觉又要跑腿,林小哥儿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这段时间他寻找极蓝辉星体的碎片已经跑了不少腿了。

话说这种事儿不是应该是工具人大师兄卢谦的活儿吗?

对,本来这种杂事都归卢谦管,但人家现在跟玲珑的师姐瑶佩一起打着找碎片的名义到处游山玩水培养感情,当小弟的自然要给大哥分忧……

佩特拉找到指南针,又翻找了一会儿确定没遗漏什么,伸手摸向后背,把袍子的扣子解开。

那件长袍其实就是个外罩,表明她是大学院教授身份的一个象征而已,里面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衬衫短裤,大白腿在阳光下那叫一个耀眼。

东神州的姑娘们,还真不敢这么穿。

这就是文化差异了,佩特拉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随手丢下脸上的眼镜。

“准备好了,我们走。”

“你不带眼镜?”

佩特拉摆摆手:

“那就是为了显得我学问好戴的平光镜,走吧走吧!”

说完背上背包拽起林小哥儿就往外跑,兴奋的好像春游的小孩子。

——那身衣服也确实挺像童子军的……

路过的老师、学生和警卫对此都见怪不怪了,好像经常能看到佩特拉以这身打扮风风火火的冲出去,只是对被她拽走的林小哥儿表示有些好奇,但也没人上来问。

在佩特拉的催促下,两人几乎是用跑的穿过一栋栋教学楼和清幽的花园,来到大学院门口的集市上。

这当然不是重点,佩特拉在附近买了一袋红的喜人的苹果,然后又拉着林天赐到集市附近的树林边上。

这里人烟稀少,左侧是树林,右侧紧挨着大学院的一处墙壁。

林天赐还纳闷儿来这儿干嘛,找马车应该过来了集市去另一边的小镇上才对,结果随即就看到佩特拉把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吁!

骏马的嘶鸣像是从天边传来,林天赐抬头看去,一匹通体雪白,两侧长有圣洁羽翼的白马迎着阳光飞奔而来。

它的速度很快,抬头看的时候还是一个影子,下一秒就到了眼前,稳稳当当的落在佩特拉身边。

而且它一点也不客气,张嘴就去咬那袋苹果,两口就能吃一个。

马见过不少,不科学的马也见过一些,但林天赐还真没见过长翅膀的马。

他凑近一点看看,那匹白马立刻停下啃苹果的动作,抬头颇为人性化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小哥儿,随后好像很亲密的用脖子去蹭林小哥儿的胸口。

这让佩特拉有些惊讶: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乔安娜会对陌生人这么友好,至少这说明你是个好人。”

“……”

这怎么突然就被发了一张好人卡?

话说一匹马的判断,真的靠谱吗?

事实上,还真是靠谱。

乔安娜是一匹天界飞马,对邪恶的感知非常敏锐,如果是心怀恶念的人靠近,绝对会被它一脚踹飞。

佩特拉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心眼儿不少,林天赐的话信不信先放一边,有天界飞马的友好保证,说明林天赐怎么也不会是个坏人。

我们的主角还不知道自己被试探了,那匹叫乔安娜的天界飞马蹭他一身毛,随后又转头去吃苹果。

“先送我们去目的地,到地方这些苹果都给你。”

——吁!

乔安娜长鸣一声表示同意,翻身扶着脖子上了马背,接着又伸手去拉林天赐。

“不用,我也能飞。”

“乔安娜飞的很快,你跟得上吗?”

“应该没问题。”

林天赐所修的利空遁法本就是以速度和加速牛逼的遁法,力催动说不定比天界飞马还快。

青云轻鸣一声出鞘,乖巧的横在半空,等林小哥儿踩上去。

“飞行用的魔法物品?不对,没见过剑型的,你的剑形状也很特殊,是你们东神州特有的形制吗?这又是什么原理?”

林小哥儿,仿佛在面对另一个赛莉……

–‐‐——–‐‐——

求知欲是进步的源泉,同时,对于法师或学者一类的人物来说,求知欲也是他们进步的最关键的一点。

佩特拉充分的发挥了求知欲,在飞过去的这一路上不停的问林天赐有关于东神州的事儿,论烦人程度简直跟当初的赛莉有一拼。

不过佩特拉对她爹敖广,也就是敖三的舅姥爷似乎没什么兴趣,问是问过,就是没怎么细问。

佩特拉并不是像林天赐想的那样对亲爹有什么埋怨,似乎也不怪他从没有出现过,对她来说亲爹这东西有也行没有也无所谓,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存在。

——不知道这算不算豁达。

别人的家事就不是林小哥儿想管的事儿了,再说他也不懂得怎么管,他的目的就是带着佩特拉回去,顶多再算上佩特拉的亲妈。

不过佩特拉表示,这次考古发掘必须在场,就是把刀架她脖子上也不能改变决心。

于是没辙的林小哥儿只能充当她的临时保镖,希望就像她说的那样不会费太多的时间。

林天赐要做的事儿还真不少,等他测试完信标的作用,马上就该去赛维亚拉找梅丽谈谈,搞定漆黑之魔王的事儿,他也要继续找极蓝辉星体的碎片。

别看林天赐自己找回来不少,但不可能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好运气,现在找回来的碎片还只是极少数。

守护结界一天不重建,大家心里就一天没底,再说邪修那边最近除了联合恶魔来怼林小哥儿外,似乎初期的风平浪静。

他们在憋什么坏还不得而知,但可以预想必然也没闲着,应该是在积蓄力量,等机会来一波平推。

等他们再度出现的时候,就应该不会是像云仙法会那样的小打小闹了。

而说到邪修,他们为什么会盯上佩特拉实在是有些意义不明。

这姑娘会一些魔法手段,但也并不多,主业是历史学教授,经常兼职考古,虽然以她的年龄来看实在是有点太年轻,可也不像是什么有被邪修盯上的条件。

从这个角度来看,跟着她当一段时间保镖也不是什么坏事,既然邪修会盯上她,说明她身上一定有邪修想要的,或是忌惮的东西或知识。既然如此,只要弄明白到底是什么,说不定还能反咬他们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