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影院破解版app下载

() 俗话说人生无常,前一秒极为走运,后一秒就可能落入谷底。

这点林天赐倒是理解,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的人生来了个过弯漂移,还一下翻进臭水沟,从人生拐到了狗生……

眼一闭一睁,就从人变成了狗,这改变也太翻天覆地了吧!

话说这情况该怎么解除?

顶着一张狗脸回神符门,说不定会被当成妖怪。

变形术?还是单纯的幻术?

林天赐有点摸不到头脑,也有可能是这个空间内的特殊规则,让所有落入此地的人都变成了动物。

这并非不可能。

以斡旋造化的大神通开辟新天地确实的飞起,但所谓的新天地与半位面极为类似,它不可能像多苏那样拥有完整的法则,都有各种各样的缺陷。

比如面积太小,某些物理规则缺失等等。

不过这种新天地也都有一些正常情况下没有的法则,例如五行棋盘秘境,在那里五行的环境影响比在东神州可大多了。

所以这里有‘人变成动物’的法则一点不奇怪。

清纯学生美眉明眸皓齿小清新

如果真的是这样,想要解除倒也容易,只要出去即可。

不管是哪种情况,什么时候变回人都不是林天赐他们可以决定的,万一保持着动物的状态回去,那就只有靠师长想辙,大不了放弃修士从妖开始重来?

也正因为超出了能力范围,林天赐稍稍慌乱了一下随后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因为纠结了也没用。

保持着企鹅形态的齐涵韵又道:

“大家所化的动物,难道是因为变化的动物跟自己有某些特征近似吗?”

这倒是很有可能。

齐涵韵面冷心热,极少有表情,看上去谁也不在乎,跟面瘫似的,但其实她特别喜欢跟朋友一起玩儿,面对生人寡言少语,但面对熟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就因为这个所以她才变成了一只企鹅?

“这么说,应该是我矫健的身手跟坚毅的心智才让我变成一只山羊吗?”

齐嘉瑞居然还显得很高兴。

林天赐有点不忍心揭穿他,比起他自己说的理由,感觉更像是因为他掉下来的时候的惨叫跟山羊很类似……

冉青莲则十分不解:

“那为什么我变成了一只这么怪模怪样的狗?”

好吧,东神州没鬣狗。

她一说话,齐嘉瑞和齐涵韵都有点纳闷,虽然接触时间短,但他们感觉冉青莲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而且还是个漂亮可爱的姑娘。

显然他们并不知道冉青莲的本质。

鬣狗,食腐动物。

食‘腐’……

绝了,简直准的一针见血。

等等,这么说的话我的本质难道就是个逗逼所以才变成了哈士奇?

林天赐又看了看铜镜中的形象,很快自我否定。

这才不是二哈,应该是阿拉斯加!对,是阿拉斯加!没准是雪原狼也说不定,才不是等于逗逼的哈士奇!

不管是阿拉斯加还是什么雪原狼,都有不少类似的地方,不是有一定了解的人第一眼还真有可能会认错。

但林天赐现在的状态还真是哈士奇,他这么想不过是自我催眠,不想承认自己也是个逗逼而已。

其他人并不知道林天赐咋想的,他们研究了一阵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至于怎么变回去更是无从谈起。

“林师兄落下来的时候有看到劫仙前辈的提示吗?”

“有倒是有点,不过跟咱们变成现在这副德行的关系不大。”

林小哥儿随后把在之前看到的两段过场cg的事跟其他人说了说,唯一跟目前的状态沾边的,就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很可能在劫仙以斡旋造化的新天地中,所以有一些特殊的规则。

齐涵韵听完问道:

“你还记得那扇能进去的门在哪吗?”

“记得,但并没有详细的路线,就只能看到门附近的环境。”

很显然,那扇刻有八卦图的大门并不在他们附近。

他们现在的位置可能是在半山腰上,能远远的看到地平线,但那扇大门很可能在海拔更高的地方。

林天赐记得,画面中下着暴风雪,且周围只有灰黑色的岩石,并无土壤,看起来就像是某个极高山峰的边上。

冉青莲道:

“咱们进入洞府之前,在门口看到‘大雪山、孤直峰、神仙墓’的字样,一开始咱们都以为大雪山就是进**阵之前看到的三座大山,但如果大雪山其实指的是咱们背后这座……”

也就是在过场cg中,被劫仙如同捏沙子一样拉起来的这座超高的雪山,它的高度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众人就算躺地上都看不到山顶。

齐嘉瑞接过话茬:

“那么孤直峰就很可能是林师兄看到的影像,同时也是神仙墓的位置。”

“可这该怎么找啊……”

这座大雪山不仅高度夸张,面积也非常夸张。

刚在他们在堪比近地轨道的位置看,都觉得这座山异常显眼,更别说下来以后靠两条腿找什么神仙墓了。

哦,好吧,是四条腿。

又问了问林天赐,看他想没想起什么细节,但只得到完没有的答案。

劫仙的传承,哪有那么容易就让你得手,而比起单纯的武力,劫仙更加看重缘法。

本来所谓的洞府就是给雪山派弟子撞机缘的,若无缘不用强求,麻溜儿的滚蛋就好,有缘才能的窥真仙一面。

众人都没有什么好办法,齐涵韵无奈道:

“总之,咱们先往山上爬吧,既然灵仙洞府在孤直峰,说不定半路上能看见它。”

既然没辙,那就随缘,修士们最常用的,不是办法的办法。

从人变成动物,身体结构上的改变非常大。不说别的,齐涵韵干脆卵生的企鹅了。不过也正因为企鹅走起来太慢,她始终都站在齐嘉瑞的背上。

而其他人也必须适应原本用两条腿走路,现在用四条腿趴地上跑。

这确实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除了一开始走起来有点顺拐,大家适应的倒是都很快,虽然不太可能跟天生的四足动物一样灵巧,至少走路跑动没什么问题,甚至还能跳一跳。

话说这算反向体验了一把妖怪化人的感觉了吧?毕竟很多妖怪化作人形要学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属于人类的两条腿走路。

但有时候适应的太快感觉也不太好,齐嘉瑞总想找点什么东西塞嘴里嚼着,齐涵韵也突然变得特别想吃鱼,冉青莲则开始想念生肉的腥味儿,至于林天赐?

他总有种想追着自己尾巴咬的**,而且还很强烈……

不过这些心理上的变化也没有到不能忍耐的地步,就是突然蹦出这种念头,怎么说修士的心灵还是很强大的,十年基础修心也是重要的一环,众人的自控力还没有那么差。

说道修行,变成动物的德行最大的问题就是对战斗力的影响。

林天赐总不能用一副狗样打方寸……爪吧?

掌法身法基本上都废了,真碰到危险只能期待自己的腿管不管用。

不过法力运转倒是没什么问题,感觉跟平时一样,而且傲雪掌和随风劲这种运劲法门应该也可以用,就是招式肯定用不出来。

法术方面的影响也不是很大,除了必须掐法诀的法术因为没有手只有爪子和蹄子不能用外,其他的都没有太大的影响。

法宝的影响则因人而异,像仙剑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心念一动不管是林天赐的青云还是冉青莲的分光都能用,而且大小和威力与平时一样,就是返回剑鞘的时候会缩小一些。

而那种必须持握的法宝就不行了,比如齐嘉瑞的赤炎鎏金枪与林天赐的板砖,都无法像平时那样使用,毕竟没有手。

其他的法宝,诸如储物葫芦次元口袋什么的也都很正常,就是体型缩小了不少,以适配他们现在的状态。

话说不知道玲珑要是出来会变成什么样,这姑娘在玉坠里闭关已经好几天没动静了,要不是每次晃悠晃悠,都会闪两下表示自己没事,林天赐还以为她行功出了什么差错。

就以目前的状态来说,他们的战斗力下降了一半儿都不止,影响最小的是冉青莲,其他三人的影响程度也不尽相同,共同点是都很严重。最起码现在他们连符都没办法用,少了手指,符能拿出来不假,但打不出去也是白搭啊……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他们还要爬那座高到吓人的大雪山,去找鬼知道在哪的孤直峰以及神仙墓。

所谓爬山,可不是像去景区旅游一样,有台阶有休息处,半路上还有卖小吃饮料的那么惬意。

这座山根本没有往上爬的路,四人不得不一边走一边留意周围看哪里可以下脚,有时候顺着岩壁的缝隙上去,走了半天才发现是死路的情况不甚枚举。

再说了,他们现在可是动物的状态,本就不太适合攀爬,只能捡着尽可能平缓的路一点点想办法提高海拔,希望能凑巧碰到目的地。

结果就是他们走了快两个时辰,依旧没有看到类似的地貌,要不是劫仙洞府的诱惑力太大,众人早就用飞遁离俗符打道回府了,那用得着受这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