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赵佳美在线观看

乌鸦女王、鸦后、虚无女士,都是一个神秘存在的称呼。

猜测是一个拥有死亡神职,但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甚至是否确定真的有这个神都存疑的古怪的神祇。

林天赐觉得人家鸦后不是好人,这就是典型的先入为主。

“死亡并不代表就是邪恶,事实上死神中立的比较多,邪恶的死神多半都拥有其他的神职,比如谋杀、黑暗这些神职,拥有此类神职的死神诸如奈落和米尔寇都是邪恶的,但单独的死亡本身,与邪恶无关。”

主要是死亡本身就十分受人忌讳,会产生死神是邪恶的这第一印象也在所难免。实际上林天赐对比一下自己东神州那边的十殿阎罗就明白了,你总不能说那些整天宣判凡人生前罪孽的阎罗也都是邪恶的吧,这明显不对劲儿。

“鸦后大概是拥有死亡神职的古怪神明,这一点可以从我们蓝色妖精收集到的情报中分析出来。知道的东西不多,可以肯定的是,鸦后绝对十分痛恨不死生物。”

死亡神职不待见不死生物,因为不死生物的存在正好就是破坏了生与死的循环。

实际上拥有死亡神职的神祇和拥有生命神职的神祇再看待不死生物的观点上惊人的一致,原因就在于此。

“从极少存在有关于鸦后牧师的目击报告和可信度相对较高的情报搜索中指出,鸦后对于具备自我意识的不死生物尤其痛恨,如果那个传讯来的神秘人真的是鸦后的牧师,也就难怪她会指责这里的人把吸血鬼引进了鸦后神圣的森林。”

这就类似于你把恶魔带入了天使的光明圣堂,天使一方不急眼才怪。

“可有一点我不明白,假设神秘人真的是鸦后的牧师,她根本没有必要跑来大张旗鼓的跟你们说这些,鸦后包括其教会的存在都极为隐秘,可见他们并不喜欢抛头露面,一度让我怀疑鸦后是不是也有隐匿的神职。”

这确实是个古怪的地方,单纯的呵斥两句……

安静甜美丹婷室内清纯唯美写真

好像也跟鸦后及其教会的一贯作风不服。

“我觉得,那个神秘人传讯的意义与其说是呵斥,不如说更像是隐含着善意的警告,让所有人明天之前必须尽快离开森林。”

“可按照你说的,鸦后的牧师应该也没有必要做这种事才对。”

“是的,所以我现在有个大胆的猜测。”

林天赐心中一动:

“你的意思是说,学生或老师之中有人比较受到鸦后牧师的重视?”

“嗯,也就只有这个理由了,且这个重视肯定还是不想曝光的,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

至于到底是谁,这依旧是查都没办法查的事情,很可能当事人自己都不知情。

毕竟有关于鸦后和其教会的信息太少了,少到连赛莉都在怀疑是真的存在这么个神,还是单纯某些人虚构出来虚拟偶像。

–‐‐——–‐‐——

有过利莫里亚之行的经验,林天赐现在对于有关于神祇的事情都很敏感,因为以凡人的视角去衡量神祇的想法,经常会发现非常的不靠谱。

神祇的生命太过漫长,且他们看待世界的角度和方式也跟常人不同。

差距就好像在蚂蚁眼中世界不过是个平面,而在我们眼中世界是个三维的构成一样巨大。

有一点可以确认,但凡跟神祇相关,尤其是这种赛莉都没有多少情报的神祇相关的事情,都很棘手。

林天赐突然感觉跟萨琳娜签的契约就换来一块碎片好像有点不值,照这种大事的感觉发展下去,还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呢,怎么也要来个十块八块的才算够格。

——这就是典型的想得美了。

不管怎么说,契约签了? 这事儿也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再说现在只是又摊上大事的感觉,而不是大难临头? 实际危险性和到底有多难搞还不一定。

总之? 多多留心便是,先静候事情发展吧。

相较于林天赐这种实在搞不定就一发飞遁离俗符回家的心态? 老师和学生们当然不可能如此的没心没肺。

有一个算一个么,大多数人都集体失眠了? 即便是诺拉这种能让自己睡着的人? 早上起来的时候也都在打哈欠? 显然睡眠质量并不怎么样。

不过除了没睡好? 晚上倒是意外的平静。

既没有吸血鬼突然找上门,也没有再来一波神秘人传讯? 甚至连野兽都没有靠近过营地。唯一的小插曲就是半夜快凌晨的时候来自乌鸦堡的魔法学院主办方曾经带队经过这里。

他们目标? 自然就是吸血鬼。

毕竟来这里参加学院pk的学生们只是外人,见情况不对拍屁股闪人即可,人家乌鸦堡的本地土著可要面对吸血鬼在附近的风险。

是故他们紧急组织了十多支由精锐冒险者和法师组成的小队,深入森林在窥视魔眼的帮助下进行地毯式的搜索,意图把吸血鬼的威胁尽快清理干净。

来到营地附近? 目的主要是顺路问问看有没有人知道与吸血鬼相关的情报。

他身上的虹光防护腰带有攻性防壁,所有目击到的窥视魔眼都只看到了吸血鬼,并没有看到林天赐。

不过他们这批人是距离与吸血鬼作战的战场最近的,所以主办方派来的人才会过来询问一下。

林天赐当然不可能什么都跟人家全说了,只是把自己跟吸血鬼有限的几句对话告诉了他们,至于有没有用那就不知道了。

不管是吸血鬼的威胁,还是半夜突然来的神秘人传讯,都证明了这座森林不是久留之地。

天色才刚刚蒙蒙亮,学生和老师们已经快速的收拾好行李,尽管都一宿没睡好,也必须加速赶路,尽量赶在夜幕降临以前到达乌鸦堡。

人都是逼出来的,这句话看你怎么来理解,但确实正确。

小命受到威胁,那自然干劲十足,学生和老师们虽然都打着哈切,一脸没睡醒的卧槽,但动作都很快,也从没人抱怨森林不好走。

这毕竟是个接近六十人的大队伍,一旦移动起来,即便是在白天依旧有不低的危险性,动静也根本没办法隐藏。

老师们几乎都在外围巡逻,擅长预言系法术的老师则在队伍的前后两侧布置,跟高功率雷达似的帮助队伍躲避风险。

林天赐虽然不是老师,也是个编外人员,但依旧被拉了壮丁。

因为单靠这些睡眼朦胧,走路都一步三晃悠的学生保护自己,那是真的毫无安全感可言。

修士的特殊性也便利性再度凸显,一夜不睡对林天赐来说根本不算个事儿,他还在守夜的间隙练了大半宿的功。

所以会看到,整个队伍里只有林天赐精神奕奕,感觉就跟睡觉睡到自然醒起来的似的,其他人则都一副身体被掏空,但不得不强行打起精神的意思。

或许教导主任真的知道林天赐的主要任务是什么,萨琳娜女士大概率跟她说过林小哥儿主要负责法拉、艾米和诺拉的安全,所以在队伍行动起来的时候,也把林天赐的防守位置放在了这三个姑娘的边上。

不过她们的精神状态也不见得比其他人好多少,即便是晚上睡过一觉的诺拉,依旧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据说诺拉平时每天都要睡眠10小时,可能是没睡够……

“林先生你很在意我的事情吗?”

可能是为了让自己精神一点,靠在队伍外围几乎与林天赐平行前进的法拉一路上总是找话题闲聊。

不过也一直都没说什么正经事,多半都是学院之中发生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林天赐非常干脆的借坡下驴:

“我确实有点想找个机会开诚布公的聊聊这件事。”

法拉稍稍思考了一下:

“嗯……看不出林先生求爱竟然如此的直接。”

“.…..”

这姑娘思考的方式是不是有点问题?

“开个玩笑,不要在意。”

法拉除了一脸的倦容,性格倒是还和平时一致,尤其是那种眼睛都笑弯了个笑容,每每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是代表她找到了好玩的东西。

“事情艾米和诺拉已经跟我提过了,不过关于我的情况,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吧?”

从赛莉收集到的,有关于法拉的情报来看,她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凡人之间的权利争夺方面,怎么说也是公爵家的女儿,而且还是长女,继母如果生不出儿子,爵位有大概率会由法拉的孩子继承。

冲突主要就集中在这个位置,林天赐当初还以为会碰上法拉继母花钱雇来的暗杀队伍,但真的没想到会碰上吸血鬼。

“关于我的事情,档案上已经写的,和之前在魔导篷车上的时候我说的,差不多就是全部了。”

话是没错,但有关于法拉也有很多没查明的地方。

“可能这件事与你都不清楚得部分相关,比如……你知道你母亲是谁吗?”

提到这个问题,法拉明显一愣,眨眨漂亮的丹凤眼,有点意外道:

“我母亲?确实,我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对于你母亲,你知道多少?”

“不多,我那位父亲大人几乎不会谈有关于我母亲的事情,她可能是某个高档会所里的娼妇,也可能是不知叫什么名字的流莺,我有段时间还怀疑过可能是不愿意表露真实身份的贵族小姐,碍于政治影响无法和父亲结合,生下我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任何交集。”

法拉说的,与赛莉收集到的情报猜测中的部分差不多。

林天赐问道:

“你就没好奇过自己母亲是谁吗?”

“好奇过,我曾经趁父亲喝醉的时候问过,他说再也不能见到我母亲了。”

“去世了吗?”

法拉耸耸肩:

“不知道,这件事之后第二天,父亲就问我想不想学魔法,于是我就在这儿了。”

法拉的父亲肯定是知道一些事情,但他口风太严,一丁点都没有跟被人透露过。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