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超多好看图片的app

白染挑眉看着凰顷,道。

“那你现在去把他们收拾了,不安分守己,蹦哒的欢的就得好好收拾收拾,一次性解决了。”

“没事,有离珩在。”

“阿顷,你是不是怕我生气不理你了?”

凰顷悠悠道。

“是舍不得离开你,一去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收拾完了就回来,怎么说的跟久别了似的?”

“染染,你可知道为何我去寻个宝贝会需要这么久的时间才能回来?”

白染摇摇头。

之前阿顷说追白毛团子就用了半年,既然能用这么长的时间,那肯定是毛团子太狡猾了。

“染染,其实,那里的时间流速与这里是有差异的。”

白染不明所以。

史上最清新白衬衫美女私房照曝光

“那里一天,这里一年。”

白染倏然间瞪大了眸子,眸中有着惊诧跟愕然,随即喃喃道。

“怪不得,会这么长的时间才回来,这么说那只毛团子你是追了半天?”

凰顷点头,他当时说的半年确实是半天的时间而已。

默了一刻钟,白染突然开口。

“阿顷,你去吧,我知道不会是你说的这么简单的,你去处理自己的事,不用留下来陪我,我明天去学院肯定会忙起来,也没有时间跟你时时的腻在一起了,你什么时候忙完了,事情解决了,再回来,我是信你的,我会努力的变得强大起来,等那时候我们天天在一起都不分开。”

见凰顷不为所动,白染脸色一沉,阴测测道。

“你到底去不去?”

这话一出,明显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凰顷揽着白染的手臂一紧,额头往白染脸上一贴,腻道。

“再睡一晚,明早再去。”

白染脸色这才见好,嘟囔一句。

“这还差不多。”

知道了他离开的那段时间并不是一时的把她给抛到脑后去了,而是时间上的问题之后,白染是更放心了。

想想不过是去个几天而已,其实几年过的也很快的,比如她睡一觉醒来都能过了大半年了,再比如修炼闭关,一眨眼不又是个一年半载的。

对于灵修者来说,这点时间明显还是很少的,过得还是很快的,更是不算什么,以后她可是打算一起与阿顷长生不老的。

翌日,白染醒来,给凰顷做好了饭,将凰顷伺候饱了,然后直接轰人了,对于凰顷的离开是一点感觉也无了,就像个小妻子催促着丈夫赶时间出差一样。

终于将一张脸阴沉的难看的凰顷大爷给轰走了。

然后跟着齐演皓兄妹二人顺路去了客栈,与安珏灵一行人直奔青城学院。

看着成堆结群的人潮,最惹人注目,吸人眼球的却是人潮里那些或霸气勇猛,或威风凛凛,或漂亮灵动的各类灵兽们,安珏灵眼睛一亮。

“哇,好多人啊,好多兽啊,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旁边一个骑着狮焰兽的白衣少女鄙夷的嗤笑一声。

“土包子。”

话落,向着学院内扬长而去。

气的安珏灵呼哧呼哧的窜起来跳脚大骂。

“有灵兽了不起啊,有灵兽就可以随意骂人啊,不就是有个狮焰兽吗,至于这鼻孔朝天的瞎嘚瑟吗,嘚瑟个屁啊嘚瑟。”

安珏画凉凉的讽刺一句。

“狮焰兽,七星灵兽,就凭着这只尊者级别的兽都能碾压你,你有本事倒是也弄一只来啊?”

安珏枫眉头一蹙。

“珏画,我们进了学院,以后是要同甘共苦的,可不是你这般自家窝里起内讧的。”

安珏画根本不理自己这个大哥,之前的那一巴掌,已经被她给记恨上了。

安珏灵那里被眼疾手快的安珏馨给一把拉住了。

“今天可是入学的日子,别闹起来。”

安珏馨话刚说完,突然自学院内走出了一群修为个个不凡的院内学生。

一时间院门外静谧无声。

领头的是一个气质温润如玉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刚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脸侧线条柔和,五官清隽,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甚是舒服,少年开口款款而谈。

“师弟师妹们,想要正式成为我青城学院的学子,那么,第一关来了。”

话落,少年勾唇一笑,恍花了一众少女的眼,霎时,直接在众女心中升级为了重量级男神,默默地想着等进入了学院,一定要打探清楚男神的身份。

少年微顿了一息,薄唇再次轻启道。

“只要在一个时辰内能够在我们的阻拦下越过院门,进入院内,无论任何手段,都算第一关考验过关成功,作为青城学院的师兄,我很期待着你们的到来,现在闯关开始。”

众女不要命的对着少年张牙舞爪的猛扑过去,此刻于她们来说闯关不是目的,能够碰到男神的一片衣角才是最终的愿望。

少年身后的一众少年少女们一脸嗤笑的看着对着原寻猛扑而上的一众‘狼女’们,目光中有不屑,有同情,还有可惜。

“真是一群奋不顾身的痴情少女啊,啧啧啧——”

说话的是少年身后众人中一个看上去二十四、五的男子,此男子一身花里胡哨的穿着打扮,一张俊脸上端得是玩世不恭,神情戏虐的看戏般瞅着一众扑上来的人。

白染身形未动,淡淡的扫了一眼站在院门外的一众人,眸光微闪。

这些人的修为皆在灵尊之上,以着安珏灵他们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想要在他们的手底下翻进院内,难度系数白染给打了个八分。

扭头在安珏灵耳边耳语了几句,安珏灵眼睛一亮,嘿嘿一笑,接着就窜了上去,直奔那个穿的花里胡哨的男子而去。

佯装着与男子激战,趁其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时,突然间一招‘猴子捞月’直攻男子的下盘,男子脸色爆红,本能的微一闪,安珏灵把握这一息的时机,瞬间钻进了院门内。

男子脸色难堪,扭头死死的瞪着正冲他龇牙咧嘴的做着鬼脸的安珏灵。

这个死丫头,真他娘的恼人。

安珏灵笑眯眯的冲着院外的白染挥挥手。

白染眸中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

桓耀之看的眼睛跟着一亮,瞬间秒懂,有样学样的直接奔着那群人中的少女而去,桓耀之这没脸没皮的直接对着人家少女以袭胸的方式闪进了学院内,却是惹得少女羞愤的大叫一声。

“啊,你这登徒子,我要杀了你。”

中招的少女直追着桓耀之往院内奔去,桓耀之撒丫子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