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短视烦 2.2.5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跟这个老道成精的小表妹比坑,道行明显太浅,绝对只有被坑的份。

尼玛坑不死他——

原寻瞅瞅臻蔺年这幅开启坑十三模式的模样,笑的略有深意。

路漫漫其修远兮,且行且珍惜——

玉蜻蜓眉间凝色致深,瞅了百里宸歌一眼,清清淡淡道。

“她必须得为百里谷所有!”

百里宸歌缄默不语——

这小丫头确实是麋川大陆中从未有过的绝世天才,不过他却感觉,这小丫头的性子大抵是属于桀骜不驯的那一种,从之前轻幻被她一招差点打死就可以看的出来。

想将这小丫头强制性的带入谷中?

呵——

怕是不容易呢!

玉蜻蜓盯上她一事,白染却是不知,就算知,也不会拿这当回事,此刻的她正瞅着自己炼制出来的这炉丹药呢!

游泳池看到很靓很可爱的小萝莉

她也是第一次用这种法子尝试着炼丹,看着手中的丹药,白染微一挑眉。

呦嗬——

这什么情况?

居然比在丹炉中成丹的效果还要好!

丹药上居然有丹纹凝成!

这丹纹代表着丹药服下后丹药中发挥的药力是十成十的效果,极品中的极品,绝对的完美!

真是便宜了这骚包货了。

尤其是这出丹居然出了四十二粒丹药。

啧啧啧——

比上回还要多出十二粒呢!

嗯,以后炼丹这法子可行!

而白染炼制出的另一堆回春丹,此刻早已是被端上去让评判药老们鉴定去了,二十位丹药大比的弟子中有十二位弟子却是看杀父仇人似的目光死死的定在白染身上。

原因自然是因为她炼丹这一折腾,让他们一众弟子分了心神,将视线投掷到她那一方时,集体炸炉了。

白染一脸无辜的扫了这群对着她虎目怒瞪的弟子,简直是莫名其妙,这么仇视的看她干嘛?

你们的丹炉又不是我弄炸的。

莫玖余光瞥见白染这幅模样,嘴角似可疑的抽了抽。

暗道一声,丹炉虽不是你弄炸的,却是因你而炸的,这一点是错不了!

另一方鉴定丹药的药老们,眼珠正盯在白染炼制的那一堆回春丹上,金朝学院的一药老手中扒拉着,一众药老外加两个院长嘴里正集体的喃喃数着。

“十八、十九、二十……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四十五枚啊,居然是四十五枚丹药啊!”

“咚——”

一药老激动的直挺挺倒地,晕死——

“咚——”

“咣当——”

“砰——”

心脏受不住的药老们相继接二连三的倒地——

霁老激动的眉飞色舞,龇牙大笑。

“哈哈,四十五枚极品丹药啊,在麋川大陆从未现世过这般的天才啊,居然诞生在了我青城学院,诞生在了我北域药老霁老的眼皮子底下,呜呜——”

说到最后直哭鼻子抹泪的哭晕在地板上——

白染脸色一僵。

至、至于这般……夸张麽?

要不要这么吓人?

还都是一群老头,别是心肌梗死,心脏病突发啥的?

二十一世纪这般年纪的老头们不就是这样的?一个激动,突发性的直接两腿一蹬事件还少吗?

顿时,直接失声而出。

“快看看死了没?”

“噗——”

众倒地药老们一口老血喷出——

懵懵糊糊的药老们这下是真尼玛晕了!

苍宿鎏眉心霎时间一突突——

这小丫头语不惊人死不休!

大比台上将一众鉴定药老气的吐血晕死的也就只有这个小妖孽了,史无前例,尼玛又破纪录了!

绝逼是要火——

莫玖掩袖轻咳一声。

这个小姑娘,额……果然是惊才绝艳,连说出的话都这般语出惊人!

原寻听的轻笑出声。

这个师妹的脑袋里是装了什么?

他还真想敲开看看!

一场大比下来,药老们晕了个七七八八,直接暂停了大比,两个时辰的时间差不多也快将近午时了,直接宣布第一场夺魁者白染,实至名归的到了白染手中,第二名自然是莫玖,炼制出了五枚极品回春丹,再无第三,除了白染、莫玖,集体全军覆没,惨败!

所炼制的丹药学院与弟子五五分,白染又拿回了二十二枚回春丹,莫玖拿回了两枚。

看着手中的两枚丹药,脸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烧得厉害,虽然自己在丹阳宗确实是颇有名气,更是受师父与一众长老的青睐,但在这姑娘面前,自己炼的丹药也才刚够凑上人家炼制出的丹药零头。

差距太大了。

他炼制丹药的成丹率与质量一向都是绝对的好,连师父像他这般大的时候都没他这般的成就,他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心态,不骄不躁,但是在这个姑娘面前,他却是自卑了,原来自己的炼丹能力也不过如此。

之前自己还那般义正言辞的教训人家在浪费药草,现在看来,自己才是浪费药草的那一个,是自己自以为是了。

定定的走到白染面前,真诚的道一句。

“姑娘,我为我之前断章取义批判你的那番激烈言辞道歉,你没有浪费一株药草,浪费药草的是我,抱歉。”

白染挑眉,看了莫玖一眼,点点头,淡淡道。

“嗯,你的道歉我接受。”

拿起药台上给臻蔺年炼制的那一器皿丹药,转身就要离开大比台,臻蔺年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

“小师妹,我的丹药,我的丹药!”

白染嘴角一抽抽。

这副模样活像谁要跟他抢一般。

“正好,丹药收起来,这盛器我下半场炼丹还要用。”

臻蔺年接过白染递来的一罐丹药,嘴角都咧到耳后根上去了。

“收,立马收!”

挥挥衣袖,两个大瓷瓶落在药台上。

臻蔺年动作那叫一个麻溜,几息间满满当当的一大瓶丹药外加一半瓶丹药收起。

啊哈哈——

四十二枚丹药!

可是比上回小师妹给淳于相渊那一瓶还要多呢!

淳于相渊嘴角一咧,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幽幽道。

“你之前从我这儿捞走的丹药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

臻蔺年状似一脸懵逼道。

“什么丹药?你说什么呢?怎么净说些我听不明白的话?”

淳于相琊漠道。

“之前膳堂里被日月神殿的花侍打伤,我好像看到三堂弟给你喂了一颗丹药呢?”